Ereface

脑不在大,有洞就行。

已故

几经周折,阿易终于回到了那个他记忆中的山头。

这里看起来什么都没有变,与他离开那年的景象是如此的相似。

离开神机营的时候京中已乱作一团,越来越多的势力开始涌入这个庞大又飘摇欲坠国家,都期望能在这混乱的局面中分得一杯羹。

他对小贝勒说想要回来看看,不想小贝勒听后一脸惋惜,仿佛这是与自己的永别。

“阿易,你还没拿到你想要的。”

“我回去看看。”

此刻的他并不在乎这个国家的命运,或者说他并不觉得自己在此刻应该再为这个国家做点什么。

这几年来听从营里的命令东奔西走,也算是为这个国家付出的够多了,可是得到的回报呢,最后留给自己的只有满身的痛与伤。

那年的官兵抢到人之后就一把火烧了村子,加上多年的风吹雨打,村子已经很难辨认出原来的摸样。

只有那块麦田,依旧在山岗上,并未消失,反而比原来大了不少。

这就是他生长的土地,如果不是那年的官兵,他从未想过离开这里。

如果没有那些官兵... ...

他无法往下想,这世上,没有如果。

阿易站在麦田的中央,任由微风扬起几缕额发。

四月的风迎面袭来,带着些许暖意,一路车马兼程带来的疲惫与疏于照料的伤口带来的疼痛竟在此刻一起发作。

好累。

好困。

在伤痛的折磨下,阿易张开双臂,让暖风从指缝间穿过,不顾身后半熟麦子上的尖锐的麦芒,向后倒去,就像年少时那样。

好想睡一会儿。

就是那一瞬间,他似乎听到了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那声音分外熟悉,只是好似来自多年之前——

“阿易——”

“阿易你在哪儿——”

“阿易——”

“回家了———”

回家,回家,他还在吗,阿易不禁这样想。

终于,他控制不住的合上双眼,沉沉睡去。

只是,这次不会再有人把他叫醒。

End

自己也不清楚想要表达什么,只知道自己写的蛮渣的,过度什么的都
没有,转折的很生硬。,只是觉得阿易他很想回到过去的那段时光,即使大傻跟他没有一点血缘关系,他只是想回去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