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face

脑不在大,有洞就行。

我和你不一样
我光是每天支起这具肉身走在阳光下就已经费劲全力了

期待每天早上新的自己
又深爱着夜里十二挣扎着的人

为昨天的自己立一座碑

想明白的一瞬间,我就死了。

可这人再坏也还是个父亲,他不远千里找到庙里,站在自己女儿面前,不禁心中悸动。
女儿只抬眼问道:“施主何事?”
那泛着棕色的眼底就像无机质的砂。

不用找了,我不在

其罪一:模仿

自那以后我再也没有遇见过有趣如她的灵魂。

他身上满是与孤独妥协的味道。

1.她跳下床,去写他们每一个人的名字。
2.如你所愿,我也是一个好钓手。
(女儿对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