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face

脑不在大,有洞就行。

现在你清醒了吗,你不问,她没必要跟你说那么多。你们之间什么也不是,玩不到一块就别硬撑着了。

消失在破晓长风里

刀割的时候会疼,虽然是剧痛,但还没缓过神就结束了。
痛苦的是缝针的时候,一针就疼一下,还要感受线从皮肉里穿过。
伤口开始结痂,到快好的时候就止不住的发痒。
如果感染发炎,就又是一场噩梦。

“请往前走,不必回头”
我就只走到这里了,前面的路,我走不下去了

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最开心

后来我都知道了

打脸
A个屁

看无证之罪看的难受
死局
绝望

是有四个的


麻木
怯懦

我和你不一样
我光是每天支起这具肉身走在阳光下就已经费劲全力了

别说话
费时
费力

期待每天早上新的自己
又深爱夜里十二点挣扎着的人